码农究竟价值几何

标签: 码农程序员   时间:2016-05-07
程序员的生存定律,在于自身的「稀缺性」。而这种「稀缺性」,也恰恰是程序员这个群体的价值所在。「程序员客栈」正是将目标瞄准了「程序员」这个群体,在短短的时间内汇聚了大量的优秀程序员。现在「程序员客栈」2.0版本主打远程办公协作,签约优秀程序员,让签约的程序员可远程加入互联网企业,实现远程办公。

码农究竟价值几何

一、「程序员」价值几何?

一个程序员值多少钱?10K/M?15K/M?还是20K/M?甚或更高?

单一程序员的「个人价值」因人而异,很难量化,可当下程序员整体的稀缺,却让程序员这一「群体价值」被无数倍放大,尤其是当下创业和资本市场的狂热,使得无数人纵身于「互联网 」大潮。投资人与创业者合谋着一场击鼓传花的游戏——

N个西装革履、精于算计的投资人,怀揣着刚从LP那儿圈到的热乎乎现金,找到N个脑容量只够放一个Idea的创业者,一张Termsheet,两人一拍即合。接下来的故事你我都清楚,身兼创始人&CEO的创业者找到一个程序员,一脸牛气地对他说「钱到手了,只差一个程序员了」,情商稍高的创始人会与你称兄道弟,甚至不惜屈膝媚颜,因为他们只有依靠程序员才能开发出一款「某朝一日能改变世界」的产品。从牙缝里抠出来的一丝儿股票期权能让程序员兄弟打鸡血似的玩命赶进度。可离职跳槽是互联网行业的常态,所以通常在几年后程序员的发展会转移到其他目标上,老板们也就会找到新的程序员继续他那款「某朝一日能改变世界」的产品。

我举这个例子,不是为了论证单一程序员的「个人价值」,而是为了阐明程序员这一「群体价值」。市面上优秀程序员的紧缺和稀有是不争的事实,无数个创业公司苦恼于找程序员无果,所以程序员跳槽,不愁在互联网圈子找不到工作,因程序员的生存定律,在于自身的稀缺性。而这种「稀缺性」,也恰恰是程序员这个群体的价值所在。

码农究竟价值几何

 

二、「程序员」价值为何会被低估?

在「程序员客栈」上有形形色色的程序员,在和他们聊到程序员这一「群体价值」时,他们无一不以「码农」作为自嘲,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依靠写代码为生的人。稍文雅点的会撂点英文,自称Coder或Code Monkey。仅凭聊过天的几个人,很难将其作为群体样本去评价。但窥一斑知全貌,程序员这一群体多多少少会觉得自己是「穷苦累」的代名词。

人在面对一幢雄伟高耸的大厦时,会惊艳于它的规模和设计,会习惯性地佩服建造这座大厦的设计师和工程师,觉得他们一定极具价值。可吊诡的是,用于设计这座大厦的软件以及此位软件开发工程师却并不为人称道,因软件开发、程序编码等智力劳动是人不可见的,在面对一个有形物体和一个抽象物体时,人更倾向于一个能看得见摸得着的有形事物,这也不难解释软件开发、程序编码这一群体的价值始终被社会整体性地低估。

可为何每年仍有那么多高校毕业生前赴后继涌入程序员队伍呢?是因为时代。不可否认的是,这几年「互联网 」时兴,大量资本来来去去,是时代把程序员推上了风口浪尖,早些年社会价值被整体低估的程序员,在这一两年薪水不断上涨甚至飙升。最近读了一篇文章,文章大意是规劝创始人应不惜代价也要把优秀的程序员留在团队里,让他们为你的知识产权(产品)创造更大价值,一旦团队失去了优秀的程序员,等同于卸掉了产品的助推器。

码农究竟价值几何

 

三、「程序员」群体,下一座金矿

当程序员这一「群体价值」被放得无限大,那这个群体本身就已经是一座金矿了。而这座金矿的实力和潜力绝不容小觑。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技术的发展已离不开程序员,他们才是推动这个时代变革的群体。当时我们做产品的初衷,即是想把握并服务好这一群有能力改变未来发展的人。

「程序员客栈」现在更像是一个互联网开发者聚集中心,汇聚了许许多多的程序员。不光于此,「裙带效应」和「品牌效应」带来的新增用户,不再局限于程序员本身,还涌入大量的产品经理、设计师、创始人等各互联网从业人员。作为一个汇聚优秀程序员的社区,我们一直帮助优秀程序员扩大影响力,为优秀程序员带来实际收益:一、目前程序员每被查看一次联系方式,都会有5元的实际收入。其实付费门槛必须是存在的,确保彼此间的联系是严肃而有价值的。否则,优秀的程序员很容易被太多不靠谱的HR骚扰,而我们也并不想让无效的沟通、噪音以及骚扰充斥其中;二、「程序员客栈」会签约优秀程序员、设计师或产品经理,让程序员以最低代价自我技术实现。签约的程序员可远程加入最具活力的团队,远程办公,轻松赚钱。

我想,当你看到自己的代码奔跑在成千上玩台服务器上的时候,当你做的APP运行在每个人的手机上的时候,你会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码农」究竟价值几何?我想这个时代已经给出了答案。

原文地址:http://www.manongjc.com/article/519.html

分享到